您的位置:

首页> 不伦恋情> 老婆补充蛋白质

老婆补充蛋白质 - 老婆补充蛋白质
我叫曼玲,今年32岁,是某跨国企业的千金公主,我刚嫁给一个大我五岁
帅的富二代公子,我们两个结完婚后便开心的搭丽星邮轮渡蜜月,我的幸福人生才刚
要启航。

  没想到却遭到超强暴风雨的袭击,一个惊涛巨浪将我们的丽星邮轮打翻,我和老
公两个都不会游泳,还好一艘救生艇和上面的人及时将我们从大海中救起。

  我们就在黑暗暴风雨中度过一晚,救生艇上的成员共有八名:

  爸爸(54岁)、大哥(35岁),舅舅(48岁)、小妹(30岁)、大表弟
(26岁)、小堂弟(16岁)、富二代老公(36岁)、千金小姐曼玲(32岁)。

  我们在一片漆黑的海上度过了一晚,不知道漂流了多久,一直到太阳稍微升
起时,我们才发现救生艇被卡在靠近岸边的礁石上。

  救生艇渐渐没了气往下沈,于是我们在大哥的引领下,全部都弃船登上了岛
上的沙滩。

  岛上除了一整片的沙滩之外,岛的中央便是一整片的丛林,这是一个没有任
何人生存过的无人岛。

  经过一整晚的饥饿和口渴,于是大哥提议大家一起到森林寻找水源和食物,
而舅舅却是建议大家留在沙滩上等待救援。

  于是我们八个人分成两派,小妹和大表弟还有小堂弟由大哥带领,三男一女一同
进去丛林探险,而我和老公还有爸爸听从舅舅的建议,三男一女的留在沙滩上等
待救援。

  大哥带队的四个人进入丛林后就没再见到他们,而我们四个人在沙滩旁树荫
底下,在没吃任何食物下饥饿的度过一整天。

  经过二天没喝水也没吃任何东西,到达第三天早上我们已经都饿的受不了,
我全身无力的躺在老公的大腿上。

  舅舅饿到受不了,于是他一个人决定到丛林里面找寻一些食物或水。

  过没多久舅舅从丛林走出来,然后手里捧着东西兴奋的叫着:「我找到一些
食物了!」

  爸爸、老公和我三个人听到后全都兴奋的跑向舅舅,当我靠近舅舅往他手里
捧着白白还不停蠕动的东西一瞧,竟然全是一条一条活生生的虫。

  全部的人看到后全露出惊讶的表情,我更是被那不停蠕动噁心的虫给吓的退
到老公背后。

  舅舅拿起一条虫告诉我们虫里面含有蛋白质,可以提供我们一些营养让我们
可以活下去,说完舅舅就将一条仍在蠕动的虫含进嘴里咀嚼之后吞下去。

  爸爸饿昏了头,看舅舅将虫吃下肚后,二话不说的一把抓起舅舅手中的虫,
然后闭着眼睛露出痛苦的表情将虫全放进嘴里咀嚼吞下。

  老公也饿到不行,最后也抓起一些虫,然后放进嘴里咀嚼起来并吞下去,而
我仍躲在他背后闭着眼睛不敢看。

  (就算饿死我也不会吃虫!老公竟然吃那噁心的虫,以后他休想再用他的嘴亲
我了!)

  饿昏的三个男人一下子就将舅舅手里的虫全吞下了肚,饿到不行的我哀怨的
问舅舅丛林内还有什幺除了虫以外可以吃的东西。

  舅舅摇摇头表示丛林内太危险了,不止有毒蛇,还有一些奇奇怪怪他没看过
的虫,所以他不敢再往丛林里面深入进去。

  饿到不行的我只好再次询问舅舅,现在有什幺东西可以让我吃一些,不然我
真的会饿死!

  舅舅想一想之后,最后他竟然说,其实男人的精液也含有蛋白质,如果真的
饿到不行,可以吃男人的精液。

  (什幺!竟然叫我吃精液!)

  我和老公两个人对望一眼,接着我马上羞红着脸低下头,之后我们大家又各
自默默的走回树荫底下躲太阳,只是我的肚子不停咕噜咕噜的叫着。

  等到太阳下山,整个岛又变成一片漆黑时,我饿到终于受不了的靠在老公的
手臂上,然后顾不得羞耻的小声对着老公说:「老公…你可以射一点精液…给我
吃吗?」

  老公看着我说:「妳真的要吃精液?」

  我无奈的看着老公点点头。

  (再不吃一点东西,我真的会饿死…)

  老公接着脱掉裤子,然后在我面前开始抚摸起他的肉棒,而我却像是肌饿的
小猫蹲在老公胯下旁等着。

  在微微的月光下,我看着的手不停套弄肉棒,渐渐他的肉棒在我面前变硬变
粗了起来。

  (这是我第一次看见老公在我面前自慰,但是我却不觉得兴奋,一心只渴望
着肉棒能射出精液来。)

  我一直张开着嘴等待光滑圆润的龟头能喷出精液来,但是老公却一点也没辨
法射出来。

  最后老公开口说:「怎幺辨,射不出来,还是老婆妳…用嘴帮我含?」

  (什幺!老公竟然叫从没口交过的我含他的肉棒!)

  饿到发慌的我,只好羞耻的握住老公的肉棒将龟头含进嘴里,已经三天没吃
进食的我,嘴里的口腔内忽然有一根滚烫的肉棒。

  (我多希望现在含在嘴里的是一根热狗!)

  还好我没饿到真的把老公的肉棒当成热狗咬断,我含着肉棒不停吸吮着龟头
,渐渐舌头传来些许鹹鹹的液体。

  口乾舌燥的我舔到龟头分泌出来的液体竟然让我觉得甜,我赶紧用舌尖不停
舔弄着龟头顶点的缝隙,希望能再从里面吸出更多的汁液。

  没想到我这样的舔弄竟然老公受不了,老公兴奋的扶着我的头说:「老婆,
我要射了!」

  听到老公说要射了,我赶紧用嘴不停吸吮着龟头,等待龟头涌出精液喷泉来


  在老公抓着我的头往我嘴里抽插了几下后,我乾燥的口腔内忽然喷洒进一股
温热的液体,我像久旱逢甘霖似的用力将龟头喷出又黏又稠的精液全吸吮进喉咙
里。

  (没想到这些会让我怀孕的上亿精虫,现在竟然全变成了我的营养品!)

  终于有东西进入肚子里,饥饿感让我脸颊往内缩不停吸住龟头,一直到龟头
再也射不出一滴液体后,肉棒开始缩小变软。

  等到肉棒整根变小,龟头不再流出精液后,我才不甘愿的将变软的龟头吐出
来。

  虽然吃了又浓又稠的精液补充不少蛋白质,但是我仍觉得肚子还是很饿,所
以我握着老公变软的肉棒看着老公哀求着:「可以再射一次吗?我还想要!」

  老公将我抱起来抱到他的怀里说:「老婆,先让我休息一下,明天再说!」

  (早上只吃虫补充蛋白质的老公,他是不是担心着我会把他吸乾?)

  面对老公也想活下去的求生意识,我也不能勉强他,我只好饿着肚子躺在他
怀里休息。

  过一会儿,我忽然感觉有尿意,本来想叫老公陪我去,结果老公已经累到不
停打呼,我只好一个人默默的躲到远方的岩石后面。

  正当我蹲下来脱掉内裤準备尿尿时,忽然一个人从旁边窜了出来,我吓的赶
紧将内裤拉回来。

  在微弱的月光照射下,看见有些肥胖的体型,我才认出他是爸爸,我紧张的
拉着内裤说:「你要干嘛?」

  爸爸小声的对着我说:「我只是想要问妳,妳是不是要小便?」

  我不悦的对着爸爸说:「躲到这边当然是要尿尿,你走开啦!」

  爸爸继续小声的说:「我刚才偷看见妳在含妳老公的肉棒,最后应该是有把
他的精液全吃下肚吧?」

  (没想到我刚才含着老公肉棒,而且将精液吃下肚的羞耻画面全被爸爸给瞧
见!)

  我羞涩的对爸爸说:「你到底想要干嘛?」

  爸爸继续小声的说:「我猜妳刚才一定没吃够,妳一定还很饿,我们来一场
交易好不好?」

  (确实只靠老公那一点点的精液根本没辨法满足我的胃,我的肚子仍饿到不
行!)

  我疑惑的看着爸爸说:「什幺交易?」

  爸爸小声的说:「我已经三天没喝水了,妳让我喝…妳的尿,好不好?」

  (什幺!竟然有人主动提议要喝我的尿!)

  我瞪大眼惊讶得看着爸爸,爸爸马上接着说:「喝完尿后,我也提供我的精
液给妳!」

  (竟然要用我的尿来交换他的精液!)

  我的肚子真的饿到不行,想了想之后,反正都是要尿,于是我羞涩的默默点
点头。

  爸爸看到我点头后,他兴奋的赶紧躲进岩石后,然后蹲下去在我面前说:「
妳站着尿进我嘴里吧!」

  爸爸张大着嘴蹲在我面前等待着我将尿喷进他嘴里,我羞怯的站在他面前将
内裤脱掉放到旁边石头上,因为我担心站着尿会沾到我现在唯一一件的内裤。

  我站在爸爸面前只有一步的距离,然后羞耻的用手将我的蜜穴撑开,这样才
能让我的尿液能直接喷射进爸爸张大的嘴里。

  (没想到我一个千金大小姐竟然会用这样羞耻的姿势尿尿,而且还是对着一
位大叔的嘴!)

  正当我撑开我的蜜穴时,我忽然看见爸爸的眼神在盯着我的蜜穴中间看,我
羞涩的说:「你闭上眼睛不要看啦!」

  (我竟然撑开着蜜穴给老公以外的男人看!太羞耻了!!!)

  爸爸却兴奋的说:「这样我的肉棒很快就会变硬,等一下妳也才能很快的吃
到精液啊!」

  (算了!我还是赶紧尿进他嘴里,赶快结束这场羞耻的交易!)

  撑开着蜜穴对着男人的嘴,而且还被盯着看让我很不习惯,不停收缩着小腹
,好不容易我才将尿液挤了出来。

  一道金黄色温热的尿液在月光照射下,从我的蜜穴中间喷射出来,然后抛物
线的弧度喷洒在爸爸的脸上。

  爸爸被我的尿喷洒整个脸都是,他赶紧开口说:「等一下!」

  我赶紧将好不容易挤出来的尿意缩了回去,然后一脸疑惑的看着满脸沾满我
尿液的爸爸。

  爸爸用手指将他脸上的尿全抹到他嘴里舔着说:「这样洒的满脸都是,太浪
费了!」

  说完爸爸便整个人躺到地上,然后对着说:「妳蹲在我的脸上面,直接将尿
射进我嘴里吧!」

  (什幺!竟然要我直接将我的蜜穴靠在他脸上尿!)

  不过,确实直接蹲在爸爸脸上尿,这样才不会将尿喷洒的到处都是,想一想
之后,我还是默默的张开双腿羞耻的蹲到爸爸的脸上面。

  我的蜜穴就在爸爸的嘴巴上方,我的蜜穴也能清楚的感受到爸爸温热的气息
喷洒在蜜穴口上。

  (不要呼吸的那幺急促!这样温热的气息会不停的跑进我的蜜穴里!)

  我羞耻的蹲在爸爸的嘴巴上,就像蹲在蹲式马桶上,这样的姿势让我比较习
惯,随着我的小腹收缩,我的蜜穴朝着爸爸的嘴巴开始喷洒进金黄色温热的尿液


  爸爸在我胯下肆无忌惮的不停咕噜咕噜喝着我的尿液,爸爸喝的速度比不过
我喷洒尿液的速度,他为了防止我的尿液溢出,忽然用双手抓着我的腰将我整个
蜜穴贴到他的嘴里,接着用嘴唇对着我的尿穴口里不停吸。

  (竟然有人会用嘴直接吸着我的尿穴口!)

  我惊吓到想爬起来,但是下半身全是紧紧的被爸爸的双手给牢牢按着。

  (不要一直吸那里,这样感觉…好奇怪…)

  爸爸不停吸着我的尿穴口似乎想将我膀胱内的尿液全吸了出来,最后他才终
于满足的将压在我腰两侧的双手放开,这时我也才能稍微的蹲起来将我的蜜穴抬
离开爸爸贪婪的嘴。

  我的蜜穴离开爸爸的嘴后,爸爸满足的开口说:「这是我喝过最甘甜的蜜汁
!」

  (被男人这样称讚我的尿液让我觉得羞耻到不行!)

  我仍胯蹲在爸爸的胸膛上时,爸爸忽然将他的裤子和内裤脱掉露出他下面那
整根硬起来的肉棒,空气中也飘来浓浓的腥臭味。

  爸爸喝完我的尿液满足后,他露出淫贱的表情对着裸露下体胯坐在他身上的
我说:「我满足了!现在换妳了!要不要让我的肉棒插进妳那粉嫩的蜜穴里,这样
应该很快就会射了!」

  听到爸爸竟然想将他的肉棒插进我的蜜穴里,我紧张的赶紧用手遮着蜜穴从
他身上爬了下来,然后生气的说:「我没说要让你插呢!」

(这个色大叔,刚才不要脸的用嘴不停吸着我的蜜穴,现在还得寸进尺的想要插
进来!)

  爸爸看我生气了,他赶紧态度放软的说:「好!好!好!不插,用含的就好!」

  我的肚子又开始不停咕噜咕噜的叫,为了补充蛋白质,但是又不想吃那噁心
的虫,我只好还是默默的将身边移动到爸爸的胯下。

  越是靠近爸爸的肉棒越是清楚的闻到那腥臭味,那味道竟然比老公的味道更
浓厚!那噁心的味道燻到让我有些晕眩。

  (现在我有点分不清到底是虫噁心?还是他的肉棒较噁心?)

  我看着爸爸躺在地上,手也不去套弄他的肉棒,表明着要我帮他把精液打出
来,面对这无赖,我只好不甘愿的用我的小手去握住那散发噁心味道的肉棒。

  由于肉棒传来的味道实在太呛鼻了,我只好朝着龟头滴了几口唾液,然后用
我的唾液清洗着肉棒上的腥味。

  好不容易味道比较没那幺浓了,这时我才终于敢将爸爸的肉棒整根握住,将
整根肉棒握住才发现,他的肉棒似乎比老公更粗了一些。

  (天啊!我在想什幺?我竟然握着老公以外男人的肉棒在比较着!)

  我羞耻的握着爸爸的肉棒不停套弄着,希望他能赶快射出精液,赶紧吃完他
的精液后结束这场荒谬的交易。

  我套着爸爸的肉棒一会后,他忽然开口说:「快射了!快!用嘴巴吸住龟头,
不然会喷的到处都是!」

  我不疑有他,我直接张开小嘴将那巨大的龟头含进嘴里不停吸着,然后等待
精液喷洒出来。

  我吸着龟头一会儿,但是却始终没有精液喷出来,我含着龟头瞄向爸爸的脸
,却发现他露出一脸满足的脸享受着。

  (原来他还没有要射,他是故意骗我含住他的龟头!)

  既然都被他骗到含住他的龟头了,那我就用嘴赶紧将他的精液吸出来好了,
我便开始用嘴吸着龟头不停上下套弄着。

  (等等我一定要把你精囊内的精液全吸光,让你精尽人亡!啍!)

  正当他的龟头在我口腔内渐渐肿胀,感觉真的快要射了,我赶紧将头抬高一
些时,他忽然用双手紧紧抓着我的头往下压。

  他用手将我头往下压,然后再用腰往我的嘴里挺,整根肉棒就完完全全的插
进我的嘴里,巨大的龟头顶在我的喉咙让我不停作噁。

  这时候忽然一道滚烫的精液朝我的喉咙深处灌了进来,又黏又稠的精液睹住
了我的呼吸道,加上龟头直接顶在喉咙,我没辨法呼吸到整个脸红涨了起来,双
手不停拍打爸爸的手挣扎着。

  滚烫的精液不停灌进我的喉咙里,就在我没辨法呼吸快昏厥过去时,爸爸才
终于将他的双手给放开,这时我也才赶紧将顶在喉咙上的龟头吐了出来。

  我趴在旁边的地上不停反噁的将喉咙内的精液吐了出来,然后流泪张大着嘴
不停呕吐和喘气。

  爸爸看着我不停将喉咙内的精液吐了出来,他摇摇的说着:「可惜了我的精
液!」

  爸爸起身爬了起来,然后对着仍难受的趴在地上的我说:「小美人,妳将我
好不容易射出来的精液全吐了出来,妳一定还很饿吧?我还可以再给你一次机会
,不过…这次要用你的…小穴喔!」

  说完爸爸还趁机用手指朝我的蜜穴抠了一下,我赶紧闪开身体转身用兇狠的
眼神瞪着他。

(这个色鬼其实是要上我吧!)

  爸爸转身得意的走开,就只剩下我跪趴在地上,肚子不停咕噜咕噜叫的我,
看着地上吐出来的精液,饿到不行的我,只有趴在地上用嘴将石头上的精液再次
吸进嘴里吞下肚子里。